人民日报大众文艺应该“有趣”而不是“先有趣”

人民日报大众文艺应该“有趣”而不是“先有趣”

“有趣”,而不是“有趣第一”(艺术海洋使命环)

罗小明

随着移动终端和互联网红色经济的迅速崛起,一种新的评价大众文艺的标准正在出现,那就是“有趣第一” 在拥挤的地铁车厢、拥挤的街道、外卖男孩聚集的购物中心,甚至在大学课堂上,当越来越多的人依靠手机软件来娱乐时,这个标准变得越来越流行。 一方面,“趣味”被放在一个极其显眼的位置,显示出它在浏览、赞美和拦网方面的巨大力量,从而成为人们竞争、追求和评价的对象。另一方面,它对这个社会的实际影响却被忽视了,不能得到真正的讨论和有效的定位。

自广播电视等现代大众媒体诞生以来,对普通人“娱乐至死”的警告一直被听到,“有趣”基本上成了庸俗和无聊的同义词。 “娱乐第一”也被视为文化平庸的新表现 然而,另一方面,人们对商业逻辑的兴趣迅速增长,这不仅成为大多数现代教育和商业的起点,也成为人们自卫和拓展生活的重要基础。 在这背后,对无聊的生活和看似丰富多样的消费文化有着极大的不满和怨恨,但事实上是一样的。

可以说,当人们被手机、互联网和身后汹涌的数据流包围时,我们完全暴露在一种叫做“有趣的”空的气体中 如何检查和判断它的任务已经搁置,无法执行。 对于大众文化,这个问题必须面对和回答。

“娱乐第一”是通过网络媒体和直播平台等技术开发的。无论是参与文化创作还是加入娱乐业,门槛都越来越低。 普通人也更容易制造、参与和更新“有趣的”。当然,它的循环和灭绝速度也在加快。 与几十年前美国电视文化产品的全球分销不同,如今通过直播流行的“娱乐第一(fun first)”原则具有更大的渗透力,极具分裂性,并占据了人们的注意力。 它不是等待“沙发上的土豆”被选中,而是通过算法和大数据积极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同时吸收社会能量,它“分离”感兴趣的人。 在这一点上,当一个乡村老奶奶在直播平台上也有自己固定的粉丝群,取笑它,甚至生活在它上面时,弥漫在当今社会的“乐趣第一”已经成为一种比“娱乐到死”更复杂的文化现象 对普通人来说,他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微不足道,缺乏时间和能力来创造自己的乐趣,高度依赖他人提供的即时可见的乐趣,并成为本能反应 问题是,在今天日益分散和难以区分的工作和业余时间,我们如何看待这种集体本能及其影响

不难发现,几乎所有的文学风格在第一次出现时往往都需要表现出一些“有趣”的特征,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并形成后续观察、思考和参与的重要动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有趣”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好奇心和无限的可能性。它是深层认知和浅层注意力之间的转换阀门,连接和促进不同类型注意力之间的自由转换,从而将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情况转化为深层思维对象。 在这方面,“有趣”并不庸俗,而是一个社会继续成长和进步的必要酵母。

当资本高度关注互联网红色经济时,注意力经济和互联网直播的结合是“有趣”转换阀的无限放大。 在兴趣的驱使下,“乐趣”已经迅速发展成为涵盖一切的标准。 然而,这种驱逐和扩张最终会导致深层认知和浅层关注之间的交流无法顺利进行,所有应该从“有趣”转变为“有意义”从而得以实施的有意义的思维都将止步于此。 大多数文学和艺术被限制在最低程度的新奇和有趣。 这时,“乐趣”变成了“乐趣第一”,垄断了人们理解和转化日常生活中各种喜怒哀乐的可能性,成为一种情感和理智的专制

如果说随着现代初出版印刷的兴起,普通人需要树立阅读和写作的意识和技能,才能参与和主导这一重要的社会文化变革,那么现在,在网络经济时代,我们显然有一系列新的技能和常识需要确立,迫切需要提升。 其中,如何界定和捍卫“乐趣”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使其不仅免于直接等同于庸俗无聊的漠视,而且免于资本的任意控制和无限制扩张,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在这一点上,资本操纵的“乐趣第一”与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形成的“乐趣”有着积极的区别,这已经成为普通人在当前这一轮文化情境中应该具备的新常识。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click-you.com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